图片系列
亚洲色图
欧美性图
自拍偷拍
激情图片
小说系列
都市激情
武侠玄幻
校园春色
强奸乱伦

132yy.com-婧倩馆-7rmy.com,请勿进入图片地址,以免中毒

     (

      我们同壹个宿舍是四个人,除我之外,壹个是小辉,176,60,21;壹个是小军,180,65,21;壹个是小北,174,60,22,我是小海,174,63,21。

      我们四个很要好,常壹起打球,壹起玩。有天晚上我们去录像厅看足球,壹个不大的厅裏挤满了我们学校和附近学校的男生,第壹场看完已是半夜壹点了,另壹场要到两个小时后,男生们当然在这个时候激情万丈,叫老板放黄片,老板先放了壹个日本黄片,男生们暂安静了下来,壹个片子完了,有些男生盯着眼睛看,有些男生已经跑到后面的位置上睡觉了,还有些男生进进去去买香烟和夜宵。壹个片子完了,我们又叫老板换带子,老板顺手换了壹个,是个美国片,三个男生出场,不过竟然三个男生互相摸了起来,于是男生们中间有了壹些骚动,有些人叫换带子,有些人叫先看看,小军和小辉也说:晕倒,竟然男生间也可以做爱的。看了十来分钟,片子裏的男生已经在互相插入,壹个早已射了出来,于是老板赶紧换片子,又换上壹个男女片,于是壹要又开始走上轨道了。

      回到宿舍后,小北说:真不知道,男生间做得还这麽爽。

      我说:怎麽,妳想试试啊。

      小军说:试试也不成事吧。我们相互看看,都哈哈大笑起来,也不把这当回事。

      后来,有壹个晚上,都躺在床上,四个人聊起自己的性生活,都说没有做过爱,都说想试壹下。

      小北说:找个女人试啊。

      小军又说:哪裏有女人这麽快会让妳试。

      小辉说:XX班有个宿舍八百块找了两个女人,壹起玩。后来被学校知道了,处了个警告处份。

      小军又说:这样的女人还有病的。

      小北说:哥几个,我有个提议。

      我说:我知道妳想说什麽,我不想哦,我怕我没有感觉的。

      小军说:我也想到了,就我们四个人好了,把门壹关,谁知道啊,快乐壹下好了。

      小辉说:好好,套子我去买,就周五,别的宿舍都出去玩了,我们就说打牌,把门壹关,呵呵。

      他们三个都说好,我说我不来。

      小辉和小军还有小北都极力劝我,我壹想又是壹个宿舍的,别人都同意,我要是反对,好像说不过去,只好暂时同意了,反正到时他们也不壹定的。
眨眼到了周五的中午,我还在宿舍洗衣服,小辉从外面回来,神秘地给小北和小军看东西,我说:是什麽啊,这麽神秘。

      小辉过来给我壹摊手,晕倒,是盒保险套。我这才想起今天就是那个日子,脸红了,小辉的脸也有点红,当我们四个人都躺在自己的床上午睡的时候,我们都没有说话,有些不自然,大家虽然没有说什麽,心裏都在想同壹件事。

      时间过得很快,晚上吃完了饭,班上几个男生又叫我出去壹起去逛了逛,手机响了,小北的声音:餵,小海,就等妳了,怎麽还不来。

      我的心理很忐忑,只好跟边上的同学说有点事情,慢慢地走到宿舍,这个时候已是七点了。整个宿舍楼很安静了,走廊上有几对同学都笑着出去玩,我跟他们点点头。

      他们说:小海,去玩啊。

      我说:我今天打牌。

      我看到旁边几个宿舍都没有人。推开自己宿舍的门,他们三个都坐在床上,在打牌,见我来了,小军说:妳好磨蹭啊,快点啊,就等妳了。去洗个澡啊。
我很难为情地说:兄弟们啊,我都的很不好意思的呢。我看就算了吧。

      小北说:不行,那怎麽行啊,我都好几天没有YY了,就为了今天的。快去洗澡啊,没事的,大家试壹下,不好以后不玩好了。看到他们有些紧张又刺激的脸,我没有办法,只好无奈地走进浴室,从头到脚洗完澡。穿上短裤和背心走出来。

      小北说:水淋淋的像个性感帅哥。

      小军说:那我们开始吧。

      听到这裏大家都有点脸红了,不知道该怎麽办。

      小辉去把门关好锁好,又把窗帘拉严,然后把空调打开。四个人两个人坐在床上,两个人坐在椅子上,相互看看,脸红红的,呼吸有点紧张,小北说:那麽怎麽玩啊。

      小军说:我也不知道啊。

      我说:很难为情的。

      小辉说:这样吧,我们两两分开,四个人在壹起很不好意思。

      我们都说好。怎麽分啊,小军说抽牌,拿出两张A两张K,如果凑成壹对的就玩。

      结果我和小辉壹对,小军和小北壹对。

      小辉和小军上了对面的床,他们拉下了蚊帐,小北说:妳们玩妳们的,不许看我的。还有声音小壹点,不然外面听到。

      小辉说:呵呵,谁要看妳们。给妳们套子。他分了他们几个套子,然后又把套子扔到我们床上。

      我把蚊帐拉了下来,我和小辉躺着,面对面看着,我和他都哈哈笑了起来。

      小辉说:觉怪怪的。

      小北他们在小声说话,好像他们已经开始在互摸了,互相好像因为摸着痒痒的,也在哈哈大笑。

      小辉说:小海,我们怎麽办啊。

      我脸红得要死:等下啊,我不太习惯,看他们怎麽办。我们俩都屏住呼吸,通过蚊帐看对面的床。

      渐渐地传来呻吟声,两个男生粗粗的呼吸声,看到他们白花花的肉体,两人内裤早已扔到了外面地上。小北和小军互相在口交着,小北突然说:晕倒,妳们不做,在看我们,很难为情的,把灯关了。

      小辉说:谁要看啊,好好,关了就关了。

      他下床把灯关了。于是只能看到对面很模糊的样子,但刺激的声音更响了。

      我听着他们相互刺激的声音,不知道谁在插谁了,因为他们都在呻吟。小辉的明亮的眼睛望着我,手已按在我的肉包上面,我已硬了。我们没有说话,心照不暄地他吻了过来,我恩的壹声,应着他的吻。

      小辉翻过身,压在我的身上,他已裸体着,他的手在拉我的内裤,我按着他的手,他说:不要紧张啊,放松点。

      我于是让他把我剥个精光。他壹口吞下我的粗大的JJ,我很刺激,太舒服了。他舔着我的奶子,又吻我的脖子。

      他说:小海,妳爽吗。

      我说我爽。

      他说:妳很帅,我喜欢妳了。

      我壹笑:妳瞎说什麽。

      他说:呵呵,妳真不解风情。在床上不懂情话啊,说啊,妳爱我。

      我很不好意思,只好被迫着说:小辉,我喜欢妳,我要妳。

      他说:妳说的,我先要妳,然后妳再要我。

      还不容我说他的粗大的JJ已塞进我的嘴裏,刺到我的喉咙,差点让我吐了来。慢慢地他的JJ已经很硬很硬,他用口水弄湿了我的肛门,我很紧张,牢牢抓着他手。

      这个时候,那张床上已经在大叫了,小军已经射了,在喘息着。

      小北还不容他休息,壹定要他躺下来,小北在小声说:小军,我受不了了,我都硬死了。我想插入了。

      小军恩了壹下,发出了很诱人的声音,壹声壹声地,让我硬得不行。

      小辉说:妳看他们都射了,我们还没有,妳忍壹下,很快的。他终于也插入了我后面,第壹次被插入,好难受。只觉得